国内新闻 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国内新闻
转载:【诊室直击】探访进食障碍病房 生活远比“0号尺码”重要
日期:2015-9-30 20:36:33  作者:   人气:91   【返回上一页】 【打印】

导读:


       进食障碍,一直被临床医生视为“精神病理学中最令人失望和顽固的疾病之一”,也是最具挑战性的疾病。人们一旦被它“盯”上,就开始了备受煎熬的人生。本期,记者探访北京大学第六医院进食障碍病房,走近那些饱受疾病折磨的患者,以及随时准备与疾病“斗智斗勇”的医护人员。



诊室
直击


探访进食障碍病房

生活远比“0号尺码”重要


“曾经的我认为瘦比任何其他事情都重要,现在的我懂得了生活远比‘0号尺码’重要得多。”这是一名进食障碍患者的内心独白。


封闭的世界

       爬上4楼,经过两道需要刷卡才能开锁的铁门,记者来到一个全封闭式管理的病区。


       一个小女孩静静站在窗前,翻了下手里的小册子,叹了口气,又望望窗外。护士在一旁忙活,不动声色地观察她的一举一动。小女孩看上去百无聊赖,当视线与记者相遇,她的神情从惊讶、紧张变为警惕。


       这里是北京大学第六医院进食障碍病房,当身后铁门紧锁,外面的精彩纷呈就此阻隔。目前这里有18名住院女患者,五位精神科医生,七名护士,构成了这个封闭式管理的世界。


       主任医师李雪霓表示,“我们的治疗理念是把患者和其所患疾病分开来看,封闭治疗和管理是暂时把‘疾病’关起来,我们的目标是与患者联手去管理疾病,消除疾病带来的负面影响。”


       然而,此时乖巧、安静的她们,可能已经和父母发生过多次歇斯底里的争吵。她们用过度节食、催吐、导泻等极端方式虐待自己的身体,引发严重的营养不良甚至突发晕厥等,这个疾病让她们迷失自我。


       病房里,一位女患者立在窗前看书,风吹帘动时几缕秀发微微扬起。“今天感觉怎么样?你看起来状态不错!”李雪霓和女孩打招呼,对方微笑着点了点头。这是一位“学霸”,她无论对身材还是对学业都苛求完美,上大二时由于减肥过度而患上进食障碍。但她内心时刻清醒,知晓病情进展,两周前深感单靠个人力量无法摆脱疾病困扰,于是进行住院治疗。


       “很多患者最初试图依靠自己控制疾病,但事实证明这极其困难。”李雪霓建议,若想沿着康复之路走下去,患者需要在周围建立一个支持系统,这个系统里有朋友、家人、病友,还有营养师、精神科医生以及心理治疗师等等,这些人的陪伴与关爱对患者尤为重要。



食物背后的枷锁

       食物本是最满足和抚慰人心的自然资源,但对于进食障碍患者来说,进食是一场战役,食物也成为一种伤害自己的武器。食物的背后,患者往往有着更复杂、更深层次的困扰。进食障碍与不断的自我苛责、自尊的丧失和残酷的完美主义相依相伴,只有患者以及与之最亲近的人才知道深陷其中是什么滋味。


       进食障碍的康复往往是个很漫长的过程,复发的可能性较大,导致病人再次接受住院治疗的几率比较高。李雪霓表示,目前的住院病人中就有住院治疗四次的患者。


       她们大多数患有神经性厌食症,属于进食障碍的一种,主要表现为通过减少进食量和进食的种类来控制体重,有意造成体重过低。患有神经性厌食症的女孩多有不同程度的营养不良、内分泌及代谢的改变等躯体功能的损害,有的甚至出现社会功能明显受损。


       在李雪霓看来,神经性厌食症难治的一个原因在于,它跟患者的部分心理是协调的,瘦让她们很有成就感。有的患者甚至会抱怨,“我好不容易才瘦到这个样子,现在你们却千方百计让我变胖,我之前的努力都白费了!”


       护士长耿淑霞认为,这种病态心理让她们对食物极为排斥,进餐时她们秉持的理念可能是“少吃一口就是胜利”。


       耿淑霞告诉记者,“患者通常都有特殊的饮食习惯,久而久之就形成一套刻板的吃饭程序,用勺子压多少下,在嘴里嚼多少下,都可能会具体量化。”记者发现,白衣女孩吃饭前会把饭移到餐盘另一边,用勺子不断地碾压米饭;绿衣女孩会用勺子“摆弄”米饭10分钟,才真正开始进食。


       李雪霓认为,“进食障碍是由多方面原因造成的,包括生物学因素和个体因素、家庭因素和社会文化因素等。”譬如,现代社会文化观念中,把女性的身材苗条作为自信、成功的标志,一些青春期女性在追求心理上的强大和独立时,很容易将目标锁定在减肥上。而要解决进食障碍背后的复杂因素并非易事。


“患者陪伴我们成长”

       医护人员都记得3周前的那个画面:一个15岁女孩百般拒绝住院治疗,为了与父母对抗,她生生把自己的手臂咬出血来,父母无奈只能“五花大绑”把她送入病房。这名少女脸色苍白,细胳膊细腿,堪称“骨感美”,行动弱不禁风。


       现在,她尝试配合医护人员的治疗,但已无法忍受这里压抑的环境。“走路、吃饭、睡觉都有人监视,这种感觉不能再差了。我心理上是矛盾的,我知道医生、护士是为我好,但我就是烦他们……”


       李雪霓指出,门诊治疗的对象大多是些不太严重的患者,而那些患有严重营养不良并有合并症的进食障碍患者,则建议接受住院治疗。住院实际上是给她们提供一种稳定的、安全的环境。例如,厌食症患者最首要的是恢复其进食量和体重,消除自伤、自杀危险等。


       护士需要对住院患者进行24小时的监护:白天,病人的3次正餐、3次加餐甚至上厕所都需要有人看护,因为有清除行为的厌食症患者往往随时可以“想吐就吐”;夜间,护士需要巡视,因为有患者为了控制体重,会半夜起来在病房或水房里用力蹦跳。


       “有的病人会反反复复地住院、出院,她们潜意识里也许早把我们当作一种支撑,我们也认为患者在陪伴自己成长,是她们教会了我们怎么去当医生。”在主治医生杨磊看来,要成为一名合格的进食障碍科医生,就要学会和患者这些“奇葩”的症状 “斗智斗勇”。不被疾病“牵着鼻子走”的同时,尽量用患者能够接受的方式实施诊疗。


       李雪霓也表示,医生内心必须强大起来,默默消化掉来自患者的负能量,积极与其建立一种良性的治疗关系。“我们从形式上限制了患者身体的自由,但追求的是心灵的自由。虽然在很多深陷疾病的患者看来,这只是美好的说法,那是因为她们的身心都被疾病禁锢了,但我们相信这都是暂时的,我们不会放弃努力。”


医点医滴

“医点医滴”是“诊室直击”栏目的子栏目,力求用镜头捕捉医院各科室的温暖瞬间,用图片和文字来记录医患之间的动人细节。


北京晚报《健康专列》

懂生活爱健康

首都地区具有广泛影响的健康生活类媒体


版权所有:© 2013-2014 进食障碍康复网  工信部备案号:京ICP备14043637号-1  京公网安备:11010802016161号